閑譚 • Chitchat

我是覃, 她是娴
一个是北方的天然骚女汉子, 一个是南方的小清新妹子
我们在南半球过着四季乱穿衣服的无时差日子
我们在三观粉碎重建的过程中享受单身悠然自得的清净

这是,两个人住的第三年

 

这里是那个因为MH370闻名全球的Perth.
这个在诺大的澳洲大陆最西端的城市,和东岸的繁华遥遥相望。
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
她美的好安静

  4

不能更傻的两个人

拖油瓶男坚持要和那个毫无意义的路标和影,于是被我朝笑好像六七十年代的老人家,旅行时最爱站在各种路标前照相,一脸到此一游状。最终,笑到停不下来。所性决定一起来一张那种经典「路标照」的pose.

———————————-at Rottenest Island, WA, AUS

  1 2

在路上
I love Rotto.

  1

Rottenest island. I love Rotto.

  2 2

每次路過這裡 都要停下腳步欣賞一會這綠色

  3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1

在泰國的小島上,靜靜聽海

  2

终究,还是没见到我思念的那个冯小刚

明·月下の白日夢時光:


第一次看《甲方乙方》时,住的还是几十平米冬天烧烟囱炉子夏天看窗机空调的老房子


电视尺寸和现在的电脑屏幕差不多,每周二下午充斥的是整屏让人抑郁的彩条,CCTV-6的台标还是最主旋律的哪一款


可依旧伴着滚滚火锅的香气,和家人一起笑到内伤


在随后的数年里,葛大爷在心中的既定形象都是那个带着耳暖画着小白脸阴阳怪气说着“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的尖酸老爷


后来看《顽主》,在80末90初还没有混上演技派大叔充其量是年轻气盛的愣头青的三主演


用带着纯正京式痞味儿的油嘴滑舌上演了一出俗而不低的人情冷暖


那布...

  2

黑暗中
和一个酷似鲁滨逊的吉他手
背靠砖墙,盘腿坐在一动就会吱扭扭乱响的上铺床上...
又像是在高中、大学那一场场的夜谈会一样
沐浴着塔州的月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谈鬼怪谈上帝谈精神的力量
聊中西食物的差异
唱under the sea
谋划荒野求生的方法~

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青旅经历里最最好的记忆

P.S.: 他就住在Freo, 不知哪天,还有没有缘分再遇到

 

Art factory lodge, Byron Bay.
“早上好呀小家伙”
“早上好呀人类”

 

© 閑譚 • Chitchat | Powered by LOFTER